盛夏老广们的精神港湾在凉茶铺里

时间:2019-09-01

  

盛夏老广们的精神港湾在凉茶铺里

  

盛夏老广们的精神港湾在凉茶铺里

  回到同样潮湿闷热的岭南,一碗苦涩中带有回甘的凉茶,在人们的身体里隆隆流动。别的奇妙功效虽不好说,但至少拯救了夏日广东人无精打采的胃口。

  光看着配方想象不出它的苦涩,观察一下凉茶铺里的人,便心知肚明:除了凉茶铺老手,一般人喝二十四味都要一股作气,棕黑色的茶汤快速下肚,脸上还残存着苦瓜似的神情,过了一会儿,眉头才稍稍舒展,饮到碗底方有回甘。

  比如冲绳人爱整上一盘冲绳苦瓜鸡蛋豆腐(goya chanpuru),其实就是鸡蛋炒豆腐炒猪肉再炒苦瓜,在气候炎热的冲绳,这种带着苦味的小炒默默地给当地人开了胃。

  正义军冯维王占军王彦入彭凯秦明金若雨唐帅徐萍柴闪闪陈冬任剑宜刚刚宋寅宋玺

  在凉茶铺的菜牌上,不同种类的凉茶标注着功效不一的关键词,老广们信奉着凉茶的玄机,俨然自成一套体系。

  每每到了夏天,经受着52°C高温的印度人,对苦味食物的消费总要翻一倍,用石榴叶苦瓜做成的印度苦瓜炖菜(Shukto)、用印度苦楝树叶熬出的汁水,也都是妈妈们逼着孩子们一定要咽下肚的料理。

  为了让这个夏天好过一些,他从当地人饮食的智慧里汲取了灵感,再结合自己行医走药的经验,配出了一剂茶。大火滚沸,再像煲汤一样慢慢煨,“先武后文”,三四个小时才熄火。

  菊花雪梨茶,走的也是清甜挂。脆而水的雪梨,炖到酥软,再加上冰糖菊花水,有的店用杭白菊,有的则用贡菊,品种不重要,无一都带着清香。

  广东凉茶体系里,其实存在一个隐形甜度坐标轴:柔和——强烈,“柔和”往左是糖水,“强烈”往右得算中药。

  和外地人提到凉茶,不清楚状况的人往往会想到超市货架上红红绿绿的罐装饮料,稍有经验的,又会把“苦涩”二字牢记心间。

  茅根竹蔗水虽为凉茶,却不带苦涩,好喝不好喝没有什么秘方,全在用心。竹蔗仔细削皮,放到蒸屉里蒸煮,再根据每家店的配比,加上茅根、蜜枣、陈皮等一起熬煮,喝到嘴巴里,无出清甜二字。

  至于妈妈们,则日复一日坚信着凉茶消夏,看得出,广东人善于赋予饮食更多味道之外的意涵。

  “快睇饮,凉左伤胃啦!(快点喝,不然凉了会伤胃)”孩子们在妈妈的威逼利诱下,捏着鼻子把一碗中药味十足的凉茶喝光,苦得五官都扭到了一起,淘气的小鬼哪懂得苦尽甘来的道理,只会在心里愤愤想象“轰炸凉茶铺”的场景。

  微信公众平台收录了各种微信公众号,包括微信美女号、微信情感号、搞笑微信号、科技、时尚、财经、资讯等类型微信公众号以及微信文章微信微信网页版的使用方法。

  在“强烈”这一侧,二十四味,也叫廿四味,总是让人又爱又恨。名如其茶,冬桑叶、银花藤、鱼腥草、土牛膝、鸭脚木……这碗茶里真有二十四味原料。

  小时候培养起来的味觉习惯,在心里沉淀,童年时被放大了的苦涩,随着时间慢慢稀释,变成了专属于夏日的记忆。

  从清早,蝉就高声大叫,告诉人们又一个火热的日子开始了。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地浮在街头,潮湿而又闷热,广东人阿吉在这一天来到了首府广州。

  “太热气,唔钟意!(非常上火,不喜欢)”粘腻的热风吹得汗都消不去,干活的工人汗流浃背又无处发泄,阿吉也是“受害者”之一。

  如果生性嗜甜,当菜单上出现“竹蔗”“甘蔗”“银菊”“雪梨”这样的字眼,可以毫不犹豫的口头下单。

  凉茶同早茶一样,成为广东人生活里习惯般的存在,苦尽甘来的道理,他们一碗碗喝到了肚里。

  至于以前被老着饮凉茶的孩子,当几时他们开始自己上街找凉茶饮时,证明这些小鬼头长大了。

  煎出的茶,苦涩中带着一丝回甘,让人从炙热的空气中回过神来,这便是广东凉茶的前身。

  在炎热的夏天,煲汤油润、糖水甜腻,凉茶反而更像是一处心安,或是清冽可人,或是醍醐灌顶,在凉茶铺饮一水碗的广东人,成为没法错过的风景。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被科学证明的事情是,苦的味道,在提高味蕾敏感度和促进消化这方面,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吃苦”,在世界范围内也不再稀奇。

  一间间凉茶铺在街巷伫立,做的都是街坊生意,早已经和街区融为一体,人情温暖,被装进大茶煲,被摆放进茶台架。

  长大之后,用龟苓膏加炼乳代替珍奶,用微苦回甘的凉茶代替美式,他们给凉茶留了一席之地。

  一排粗瓷鸡公碗,两个半人高的铜葫芦,再加上扎成捆、摞成堆的鸡骨草、水瓜壳、冬桑叶……广东的凉茶铺大多带着古早味的别致,成为得闲饮凉茶的好去处。

  匆忙的上班族经过,用纸杯或者塑料杯打包带走,赋闲在家的老人,走进店面悠悠坐下。

  淡金色的茅根竹蔗水和菊花雪梨茶挥勺之间落入碗中,试探性地喝上一口,诶?怎么不苦,还带着丝丝甜。柜台里的阿姨看到你的神情,挥勺盛茶间会心一笑。

  在夏天,生活在岭南的广东人离不开凉茶,而几乎每个广东人的童年都有过一段苦涩的夏日回忆——喝凉茶。

  凉茶不是茶,是用土产草药煎熬成的“汤”,并且也不凉,和人们印象里的冰饮全然不一样。

  其实人类本不爱吃苦,有毒的植物或者腐烂的果实往往会释放苦味素,作为一种警告,印在了人类的基因之中。

  对于这种“自讨苦吃”的行为,广东人也能说出个道理:“吃得苦中苦的广东佬,方为人上人,甜甜的惹痰,不行的。”

  还有一味癍痧凉茶,外观可怖,名字唬人,总会让人联想到皮肤上的黑紫色的淤痕。这碗茶的魅力,在于一种迥然不同的甘草香气,让人联想到旧时有着一墙药材格子的老医铺,或者端午时节弥散在空气里的草木芬芳。

  其实全然不必被这阵仗唬住,凉茶铺精瘦的阿姨多半亲切,遇见不会讲白话的客人,会指着木头牌牌上的茅根竹蔗水或者菊花雪梨茶,“快饮翻杯啦!(快喝一杯啦)”

  第一次在广东喝凉茶的人,菜单看着看着就容易陷入迷思:4、5元一碗的价格虽然讨喜,然而“廿四味”“癍痧”“竹蔗茅根”……这到底都是什么啊?

  小孩子喝完二十四味苦得直吐舌头,老板会把“送口凉果”塞进孩子们的手心,或是舀上一大勺蜜糖,加到没喝完的凉茶里。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
联系我们

400-28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皇冠官网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