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大谷梨·送梨帖

时间:2019-08-25

  

梨·大谷梨·送梨帖

  梨,味甘微酸、性寒、无毒,作为一种中药,最能解烦释渴。李时珍认为梨可以治病,具有“润肺凉心,消炎降火,解疮毒、酒毒”的作用。据宋代孙光宪《北梦琐言》记载,一次有位任职朝廷的官人,因患消渴病,找梁新治病。梁新认为病势危重,难以医治,便劝其催马回家,以理后事。此时,适逢陕西富县赵鄂新到京都,张榜献医,声称善治疑难杂病。这官人下马就诊,赵鄂诊视,所言情形与梁新无异,但有告其验方,曰:“此病只有一发,请官人尽吃消梨(一种秋梨),不限多少,时咀咬不及,捩汗而饮,或希万一。”却说官人立即策马回家,途中吃梨不止,回家后仍坚持不懈。不久,便觉身心轻松,情绪开朗,从此病愈。他向赵鄂表示感谢,又拜梁新。梁新知情后,即召赵鄂,赠其财物,延誉其医术,后来皇上将赵鄂提升为太仆卿。《本草纲目》中曾引一热症极盛,百医无效病例,最后还是吃梨治愈的。故事说:一士人状若有疾,厌厌无聊,往谒杨吉珍诊之,杨曰:君热症已极,气血消铄,此去三年,当以疸死。”后来,病人听说茅山有一道士医术精明,便去求治。道士诊罢笑道:你回去每天吃一个梨,如果没有鲜梨,可用梨干煮食,连汤带梨吃下,病就会好的。病人遵嘱照办,一年后不仅病好了,而且面色红润,神采奕奕。仅此两则故事,足以说明梨对热病的疗效。 “今(送)梨三百,晚雪,殊不能佳。”季节已是深冬。雪迟迟不来,天气干燥,人也容易生病。梨恰好有生津润肺,止咳化痰的功效。这三百只梨,相当于雪中送炭了。单就《送梨帖》帖名而论,我更喜欢这个“送”字。“送”,是平等的,是朋友之间的情意,像长亭古道,似灞桥折柳。梨,是我国的传统佳果。《诗经》、《礼记》、《庄子》、《山海经》都有关于梨的记载。汉代,皇家园囿中栽种有不少良种梨。到了魏北朝时代,北方地区梨的品种更多,产地也更广。晋代葛洪《西京杂记》记载:“上林苑有紫梨、青梨、大谷梨、细叶梨、紫条梨、瀚海梨。”从《广志》等书的记载可以看出,今河南的洛阳、商丘、登封、灵宝山东的巨野、临淄,以及山西南部和陕西关中一带,乃为著名梨产区。至唐代,河东绛州、河中府一带(今山西南部)出产上等好梨。作为中药,梨具有生津止渴、清热化痰、润肺凉心、止咳降火、醒酒解毒之功。中医用来主治热闰津伤烦渴、消渴、热咳、痰热、惊狂、噎膈、便秘等症。内服:生食或捣汁。外用:捣散。但脾虚便溏及寒咳忌服。现代医学研究发现,梨对结核、气管炎和止呼吸道感染所出现的咽喉干、痒、音哑、痰稠、便秘、尿赤等皆有疗效。同时高血压、心脏病、肝炎、肝硬化患者,经常吃梨也大有益处。宋寇宗奭《本草衍义》谓:“梨,多食则动脾、少则不及病,用梨之意,须当斟酌。”明缪希雍《本草经疏》云:“凡有痛处,脉数无力,或发渴,此痈疽将成之质,惟昼夜食梨,可转重为轻。”后人总结其药用功效曰:梨甘酸寒归心肺,清热镇咳解酒醉。肺热咳嗽肠胃燥,消渴烦热津液亏。清《罗氏会约医镜》指出:梨“外可散风,内可涤烦。生用,清六腑之热,熟食,滋五脏之阴”。用秋梨制成“秋梨膏”可治疗咳嗽。传说这种“梨膏”,起源于唐玄宗服用梨汁配蜂蜜熬制成的药,治好了痰热燥咳。北京传统中药“燕窝秋梨膏”和“茯苓秋梨膏”久负盛名;中医传统名方“桑杏汤”就有梨皮入方,意在清燥养津。著名的“五汁饮”,其中也有梨汁,可治温病口渴、唾液粘滞等症,可见梨在清润肺胃的功效甚著。如今大谷关一带仍有用梨加蜂蜜治疗肺燥咳嗽的偏方。即将梨切掉一头,保留,做“盖”用;然后去梨核,加蜂蜜于其中,加“盖”,蒸熟后食之,效果很好。大谷梨在古诗中不乏描述。瘐信在《寻周处士弘让诗》中写道:“试逐赤松游,披林对一丘。茶+乳酸菌今年饮料新品刮起,梨红大谷晚,桂白小山秋。石镜菱花发,桐门琴曲愁。泉飞疑度雨,云积似重楼。王孙若不去,山中定可留。”庾信,字子山,小字兰成。南阳新野(今河南新野)人,南北朝时期文学家、诗人。其家“七世举秀才”、“五代有文集”。周弘让始仕于梁代,不得志,遂隐居于句容的茅山,朝廷屡下诏书,他“频征不出”,乐在山泉。“大谷梨红”、“小山桂白”突出所咏花果及其色彩,使我们看到红白相间,色彩斑斓的金秋时节,满山谷成熟的梨子黄里透红,清甜诱人;山坡上桂树缀满洁白小花,浓香四溢。唐·李峤《梨》:“擅美玄光侧,传芳瀚海中。凤文疏象郁,花影丽新丰。色对瑶池紫,甘依大谷红。若令逢汉主,还冀识张公。”宋刘子翠《咏梨》曰:“尚想飞花映绮疏,离离秋实点尘芜。丹腮晓露香犹薄,玉齿寒冰啮欲无。旧有佳名传大谷,谁分灵种下仙都。蔗浆不用传金碗,犹得相如病少苏。”宋胡寅《古今豪逸自放之士鲜不嗜酒》中有“夜汲文园井,朝餐大谷梨”的诗句;宋蔡肇《和慎思秋日同文馆诗》亦有“清月看初满,黄花吐未齐。小山思隐桂,大谷忆佳梨”的诗句。《全唐诗》卷129崔兴宗《和王维敕赐百官樱桃》亦有诗云:“未胜晏子江南橘,莫比潘家大谷梨。”唐·徐铉《赠陶使君求梨》一诗,“昨宵宴罢醉如泥,惟忆张公大谷梨。白玉花繁曾缀处,黄金色嫩乍成时。冷侵肺腑醒偏早,香惹衣襟歇倍迟。今旦中山方酒渴,唯应此物最相宜。”更是对梨的解酒、消渴作用描绘得淋漓尽致,令人垂涎。到了明朝,大谷梨在黄河一带普遍种植,明文学家、书画家、戏曲家、军事家徐渭有《梨》诗曰:“潘家大谷梨,今遍九河堤。接树冰千鞠,单颗水一提。马驮香黑瓮,雁过脆红犀。未怕相如渴,王孙尽翠眉。” “糜雀梨”,即《齐民要术》卷四《插梨》第三十七引《广志》中所载张公大谷梨。据潘岳《闲居赋》:“张公大谷之梨 ”条刘良注 :“ 洛阳有张公,居大谷,有夏梨,海内唯此一树。” 另《太平御览》卷九六九引王廙《洛阳赋》则称:“梨则大谷冬紫,张公秋黄。”这种梨从汉武帝时代即开始栽培,又名“含消梨”,在北魏时期曾栽种于洛阳城南的劝学里。据说这种梨“重十斤,(梨)从树着地,尽化为水”,可见是一种十分松脆的好梨。梨在我国堪称“名门望族”,如今遍布全国各地。梨一般分白梨、秋子梨和沙梨三大系。此外,新疆、甘肃和青海一带还有中国梨和西洋梨的杂交种,如酸梨、黄梨、冬梨、陕梨、把梨等品种。梨含有蛋白质、脂肪、钙、磷、铁和葡萄糖、蔗糖、苹果酸、柠檬酸、胡萝卜素及维生素B、C等营养物质,素有“百果之宗”的美誉。梨乃果品中的佼佼者,古时多以梨为贡品。王献之的《送梨贴》就说明了这一点。帖曰:“今(送)梨三百,晚雪,殊不能佳。”此帖从书法角度上讲,珍贵直至。因为王献之的遗墨保存很少,数量远远没有王羲之那么丰富。因唐太宗贬献之而不购求其书作,内府的王献之书迹“仅有存焉”。宋初的书法,并举“二王”,宋太宗赵光义留意翰墨,购募古先帝王名臣墨迹,命侍书王著摹刻十卷,这就是著名的《淳化阁帖》。“凡大臣登二府,皆以赐焉。”帖中有一半是“二王”的作品。单著录王献之书帖的有七十三件,经后人考证为伪作或他人所书者达二十余件。北宋宣和年间,宋徽宗雅好王献之书法,《宣和书谱》所收的王献之书迹增至八十余件。但这些墨迹本绝大多数没有保存下来,仅存的不超过七件,而且都是摹本。唐太宗曾临其《送梨贴》中除“送”外的十字。大和二年(828年)三月,大书法家、司封员外郎柳公权跋曰:“因太宗书卷首见此两行十字,遂连此卷末,若珠还合浦,剑入延平。”“珠还合浦”和“剑入延平”都是唐朝的著名典故,比喻杰出的事物聚集在一起,合浦与延平均为古地名。“剑入延平”是大家都熟悉的双剑化龙的经典故事。柳公权在《送梨贴》后记中引用“剑入延平”的意思是:王献之《送梨贴》的原稿可以推测是一封信札。但收信人及落款均已丢失,剩下二行十字的残片不知书者,经柳公权鉴定认指王献之,编入王氏书集,失而复得,如双剑在延平圆满的结合。唐宋八大家之一苏东坡欣赏到《送梨贴》后,则题诗曰:“家鸡野鹜同登俎,春蚓秋蛇共入奁;君家两行十一字,气压邺侯三万签。”此可以看出王献之书法作品的珍贵。《送梨贴》及柳公权的记传到宋代,由刘季孙收藏,宋四大家之一米芾酷爱王献之书法,曾经想以唐代欧阳询真迹二贴、王维雪图六幅、透雕犀牛带一条、砚山一枚、玉銮珊瑚一枝向刘季孙换取《送梨贴》。不久刘季孙死了,米芾失之机缘,后来刘季孙独生子以二十千卖与王氏,可谓字字值千金。至清乾隆22年(1757年),《乾隆御制鉴赏名画题诗录》二集(四)则御题曰:“送梨未审于何氏,凌雪宛看大谷珍。因王昔有得羊者,题语欣逢笔谏人。”看来乾隆皇帝见到《送梨贴》后也颇有感慨,既叹《送梨贴》之书法艺术价值,又叹大谷梨之稀有;既叹大文豪之褒赏,又叹书法家之赞誉。王献之的传世草书墨宝有《鸭头丸帖》、《中秋帖》等,皆为唐摹本;他的《鸭头丸帖》,行草,共十五字,绢本。清代吴其贞在《书画记》里对此帖推崇备至,认为:“(此帖)书法雅正,雄秀惊人,得天然妙趣,为无上神品也。”他的《中秋帖》行草,共二十二字,神采如新,片羽吉光,世所罕见。清朝乾隆皇帝将它收入《三希帖》,视为“国宝”。他还创造了“一笔书”,变其父上下不相连之草为相连之草,往往一笔连贯数字。由于其书法豪迈气势宏伟,故为世人所重。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
联系我们

400-28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皇冠官网新地址